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最近看到美籍华人陈群丹穷游墨西哥失联的新闻[1],很是痛心。常常见到的总结如“某某事件又为户外安全敲响了警钟”之流已经老生常谈了。我想谈一谈我对安全和风险的理解。

有一种人,多生于中产之家。衣食无忧,但又没有找到心灵的依托。由于生活太平淡无奇,被鸡汤网文整日浸淫,总觉着只有挑战自我,人生才能不断迈向新的高度。本着这种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的精神,人为的去设计困难,天真,自负而又一厢情愿。我想陈群丹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她曾经在 Facebook 发表过她想去 face fear,要穷游墨西哥。旅途中已经经历了两名酒后毒贩的骚扰,依然没有打消她继续冒险的念头。对生活意义的追寻没有错,但这种为了证明自己勇敢的冒险,经常会将当事人拉进无尽的深渊。

她原本在中国,后来嫁到美国,都是不错的国家。为了达到今天的良好环境,两个国家都付出了无数的汗水与鲜血,因此今日的人们才能生活在昨日殒身之人所祈求的美好之中。墨西哥声名远播的恶劣治安也是无数人用泪水和生命验证过无数次得出的结论。而她却反其道行之,用单田芳先生的话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如果这样都不教你做人,那恐怕不久就有要去索马里穷游的人了。

动画电影《狮子王》在开始的时候有一个情节,小狮子辛巴为了表现勇敢,带着娜娜一起去冒险,结果差点被野狼吃掉。当被解救后,辛巴解释“I was just trying to be brave, like you.”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勇敢),老狮子王说:“I’m only brave when I have to be. simba, being brave doesn't mean you go looking for trouble.”(我只有在必须的时候才会勇敢。辛巴,表现得勇敢并不意味着你要自找麻烦)。我想这是对这件事最好的注解。

和《飓风营救》一样,电影里作死的子女后面都有一个无比强悍的老爹。而现实中,大家都是正常的普通人,如何能斗得过整日刀口上舔血的恶徒。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为了获得某种回报,同时付出某种成本。作为一个理智的人,请在做之前考虑一下成本和收益,将有助于许多愚蠢决定的发生。有些愚蠢可以挽回,而有些愚蠢万劫不复。

最近浙江大学校园里在翻新一个灯塔,灯塔周围围了一圈手脚架。手脚架外面还专门围了一圈塑料带警示过往行人。可是我有次晚上和同学漫步经过那里,看到一个妈妈赫然坐在塑料带区域里面的一个台阶上吹晚风,旁边还放着一辆婴儿车,真是不可思议。如果手脚架上突然掉下来一根钢管,砸中了底下的大人或者小孩,这不是不可挽回的悲剧么?就为了吹一吹晚风,完全可以挪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何必要冒这样的险。

再说两个故事,一个是电影《荒野生存》,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主人公Christopher McMcCandless 大学毕业后没有按照普通学生的思路继续进修或工作,而是选择只身流浪去阿拉斯加拥抱大自然,结果四个月之后因为饥饿误食有毒植物死在 Denali 国家公园。

另一个故事是纪录片《灰熊人》。与第一个故事类似,主人公Timothy Treadwell 也是对社会十分不满,将自己的情感完全寄托在国家公园里的野生灰熊身上,每年抽一段时间和灰熊住在一起,并用 DV 拍摄灰熊的生活。结果悲剧终于发生了,在一次阿拉斯加之旅中,他和女友双双被灰熊吃掉。纪录片导演 Werner Herzog 在结尾做了一段总结:“what haunts me is that in all the faces of all the bears that Treadwell ever filmed, I discover no kinship, no understanding, no mercy. I see only the overwhelming indifference of nature. To me, there is no thing as a secret world of the bears. And this blank stare speaks only of a half-bored interest in food. But for Timothy Treadwell, this bear was a friend, a savior.”(萦绕在我心头的是 Treadwell 所拍摄的那些灰熊的面孔,我在它们脸上看不到友好,看不到理解,也看不到怜悯。我只看到了大自然压倒性的冷漠。对我来说,灰熊的世界里没有秘密可言。这些空洞的眼神里只有对食物产生的半迟钝的兴趣。但是对 Timothy Treadwell 来说,这些灰熊却是朋友,是救世主。)
Grizzly Man
人类社会今天,所吃所用,禁忌和经验,绝大多数都是在无数的自然选择中保留下来的宝贵遗产,正是蹬着前人的肩膀,我们才在能变得日益强大,恰恰是这种强大,让很多人忘却了自然的冷酷无情,嗜血。社会和自然一样,都是一种客观存在。偶然有几个个体试图违反现实世界的运行规律去一厢情愿的建立一个乌邦托,大概率会被自然法则淘汰出局。美好和灾难,该来的总会来的,可能迟到,绝不错过。

[1] 美籍华人穷游墨西哥失联两周 家人求助中国大使馆